真人葡京赌场

第一章:逼上梁山(6、亲眼看见了美女蛇)
发布时间: 2016-01-05 点击量: 1919

何大福的一生除了经历过许多苦难,还经历过许多磨难。他曾经是“左”的思想、“左”的路线受害者,也是“左”的路线的执行者,他深深懂得“左”的东西的危害性。

万庆彪记得在何大福身上曾经发生了一件“左”得出奇、“左”得可爱的事件,闻名全厂。

原来,何大福大难不死。度过了1960年安徽最严重的饥荒的日子,5月份他被金陵市金东县古龙镇一位叔叔救助过来,终于告别了死神,独自跟着叔叔离开了他的故乡——何家庄。到了古龙镇,开始一年,叔叔叫他补习文化,后被当地一个供销社照顾招为练习生。1964年金东化工厂创办,何大福因为年轻,竟然成为金东化工厂首批创始人。当时,因为何大福文化偏低,只有小学文化,万庆彪将他安排到整个化工厂最简单的工种上,叫氨水泵房。但何大福不知缘故,只知道“党叫干啥就干啥”,“一切听从党指挥”。从死人堆中爬出来的他,浑身充满着无穷的力量,工作中做到“三不提”:不提职务高低、不提待遇多少、不提条件好坏。各项工作都干得出类拔萃。万庆彪记得何大福当时积极肯干的表现是全厂有名的。

1966年初,山西太原五一化工厂一行一百多人到金东县化工厂来培训学徒。那时何大福在化工厂氨水泵房当操作工。有一天,他的岗位上分来两名女徒弟,其中一名叫白莉莉。这白莉莉圆圆的脸蛋,白晰的皮肤,挺挺的胸脯,青春的性感魅力无处不现。虽然当时何大福和这些徒弟们都是十九、二十岁青春年华,但是在那个年代,特别是她们这些“学徒”人员,任何人都是禁止谈“性”的,严禁谈情说爱,谁要是谈到这些禁讳事儿,一旦被查处出来不得了。况且何大福那时向往未来,追求进步,“根正苗红”前途无量。因此,何大福与这些徒弟们都是正儿八经,从没有非份之想。两个徒弟学徒学艺也认真,工作负责,从未出差错,师徒之间的关系相处得十分融洽,他们的师徒关系在全厂也算好的,常常受到厂部表扬。

   问题就出在春节后不久的那天大夜班。深夜三点多钟,何大福在班上困得受不了,一个人跑到操作室外面的氨储罐边上呼吸新鲜空气。谁知,不知不觉之中,长得丰满动人的白莉莉在他的身旁飘然而至。

“何师傅!”白莉莉的声音嗲声嗲气,象音乐一般。许多人都说她讲话好听,犹如银铃在耳。

“你跑出来干什么?”何大福没想到她怎么也跟了出来,连忙问。

“我想……我想陪陪你。”她的话语有些堵塞,月光下她神情仿佛有点异常。

“我呼吸呼吸空气,要你陪什么?!”何大福希望她走开。那个年代,“阶级斗争”四个大字象紧箍咒一般,男女青年是不能单独在一起谈话时间过长的,何大福深怕被其他人看见。

“何师傅,你难道讨厌我吗?”白莉莉细声细气地问起了这个问题。

“讨厌什么呢?你不是学得蛮好吗?”何大福讲的是真话。

“那你为什么对我的表示没有反应呢?”北方姑娘白莉莉胆子真大,竟对何大福讲出了爱慕的话来。

白莉莉早就对何大福有意了,可是何大福毫无察觉,面对这种场面,他不知所措,想进操作室躲开她,可是她突然拉住了他的膀子,热情地对他说:“你能不能抱抱我,亲亲我?我好喜欢你!”

何大福突然呆若木鸡。1965年我们国家开始学毛选,到了1966年已进入高潮,何大福曾读到毛主席关于“坏人会变为化成美女的毒蛇”一段,印象特别深。突然,他仿佛感到眼前的白莉莉就是化成美女的毒蛇。原来大方开朗活泼的她现在变得十分可怕,仿佛自己不逃脱,马上就要被她吃掉似的。于是他迅速挣脱她的双手,连走带跑进入操作室。白莉莉一人站在氨储罐旁边进退两难,好长时间都没进操作室。那一夜,何大福是在恍恍惚惚中度过的,他的神经绷紧到了极点,生怕白莉莉拖他下水不成,会狗急跳墙,破坏生产,引起爆炸,所以对她高度警惕,严密注视着这个“美女蛇”的一举一动。

早晨八点夜班人下班,何大福连忙找到班上团支部书记,很快报告一级一级上升,不到二十多分钟,事情就汇报到了万庆彪这儿,万庆彪立即将对方带队的负责人找来,商量事情处理办法。第二天,太原五一化工厂全体学徒人员召开紧急大会,带队人在会上宣布开除白莉莉,立即押返太原。听到对她的宣判,何大福才舒了一口气。整个文化大革命早期,何大福都为自己立场坚定,勇敢地挖出一条化成美女的毒蛇而感到洋洋得意。

这个幼稚可笑的故事现在青年人听起来可能会认为是人为编造的,可是在那个年代,却是何大福与万庆彪亲身经历的一件轰动金东化工厂的“大新闻”!可以这么说,在那左的时代里,就是以这种左的标准来衡量所有干部行为的。何大福经历了六十年代各种政治运动,特别是文化大革命运动的锻炼洗礼,后来被一路重用,应当说其中肯定包括有对待白莉莉事件这种“杰出”表现的“功劳”。

多少年以后,何大福曾经专门为此事写了一篇内疚文章。文章说:“为什么同样一个政党,不同时期却用不同的理论,不同的政策标准去培养、教育自己的干部呢?在不同的教育下,下属的干部却用不同的方式去对待老百姓,对待身边的人和事。可怜的白莉莉啊,要是你生活在今天,你的那些爱的权利,怎么会被剥夺到那种地步呢?!可是我感到更可怜的倒是我自己,与白莉莉相比,我太愚笨太可笑了!”

文章还说道:“一个没有老百姓自我和自爱的社会,这个社会肯定是不健全的社会,一个不尊重老百姓人性和自爱的干部,这个干部就不是好干部;一个失去自我和自爱的人,那他或她就不是完善的人。1966年那个年代,白莉莉是人,而我不是人。”

但不管后来人们观念怎么变化,在当时,万庆彪却感到何大福这个小青年是金东化工厂未来的栋梁!

mg电子游艺 betway必威注册网址 mg电子游艺欢乐 韩国赌场新濠赌场 大发888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