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人葡京赌场

第一章:逼上梁山(1、找一个人医死马)
发布时间: 2016-01-05 点击量: 2223

引 子

 

说真的,要不是中国共产党召开的那个十一届三中全会,要不是世纪伟人邓小平领导十三亿中国人民搞改革开放,哪有我今天在这里啰里啰嗦地讲这么多故事啊……

 

 

开会了!

“国民党税多,共产党会多。”

不知什么时候,中国的老百姓一直流传这么句不知是哪位创作的口头语,连小孩都知道。

话说公元1978年12月18日,中国共产党召开了一个举世闻名的“十一届三中全会”,向世界宣布改革开放。从此,全国上下层层开会传达贯彻。一时间,这改革开放,好像就是以开不开会为衡量的标志。

这不,1983年11月23日晚上七点多钟,中共金陵市金东县委九名常委一个不落地坐在一起,又在开会了。县委书记朱有才,副书记兼县长万庆彪,专职副书记丁山光,还有纪委书记黄清,组织部长郑乐怀,宣传部长张琪……他们白天忙于工作与应酬,晚上急冲冲地集中在县委小会议室开一个专题会。列席的有工交党委书记王长江,工业局长钱仁德,还有金东县县委办主任刘道宏,政府办主任潘家宣。

“各位:今晚将大家找来,主要是讨论关于金陵金箔厂领导班子事,特别是一把手,至今定不下来,什么事情也不好干,许多重大重要的事都压在那儿,已经到了不能再拖的地步”。县委书记朱有才一开始便点出今天会议主题,单刀直入:“今晚无论如何也要定下来!希望各位充分发表意见,积极举荐人选。”

沉默,长时间的沉默。

突然遇到这个课题,大家还有点措手不及。研究人事,这是常委们最热心的话题,也是权力和身份的象征。可这金陵金箔厂的班子,原来不属于常委们讨论的范畴,因为这只是工业局所属的一个集体小厂。在那个年代里,企业的级别与政府系列是平行的,分什么地市级、县团级、营连级,小小的金陵金箔厂随便怎么死拉硬套,最多也只能算一个连级单位。县委、县政府属县团级,只管到营级企业。营级以下的企业都由各主管局直接管辖。今天怎么突然研究这个厂的班子事,所以大部分常委没有这个思想准备。

 

会议室里烟雾缭绕,白气腾腾……

“这个厂原先的书记、厂长呢?”许久,终于有人打破了沉默。

“因为无力将金箔厂起死回生,已经调出了!”工业局钱仁德局长悻悻地说。

“我倒不信,全县70多万人里,就找不到一个能人去接这个摊子?!”副书记丁山光有点质疑。

“我应当如实向各位领导报告,目前这个金箔厂是我们金东县工业系统最差、最落后的厂了,也是全县问题最多的企业。年产值只有170多万,固定资产只有30多万元,亏损却高达近200万元,已成了一匹道道地地的死马!我们前后调换了十二任领导,都先后败下阵来,都没有好效果。现在只要找到哪位干部一提,将他调金箔厂任职,人人都抖呼呼打退堂鼓,个个都害怕!于是寻找各种理由推辞。”工交党委书记王长江脸上一副束手无策的表情。

在这会议之前,朱书记也曾有过类似的疑问与思考,他曾责成工交党委、工业局、县委组织部尽力物色几名候选人,以供县委常委选定,谁知,他们共同工作的结果,却令书记吃了一惊:无人肯去!也没有合适的人可去!

书记寻求的眼光扫视到哪个,哪个便笑比哭还难看地低下头。纪委书记黄清见大家这个状况,索性说:“我看还是书记与县长商量商量,直接定定算了!我们保证没意见!”

皮球居然踢到了书记、县长面前!

会场进入了一个沉思无语的尴尬。

但是,这金陵金箔厂可非同一般,她厂虽小名气却很大,产值不高,却历史悠久,地位重要。因为他们生产的真金箔,是中国一个特殊行业,他们是真正与黄金打交道的人!全国人数加起来还不到一千人,比国家的院士还少。何况这些金箔厂的艺人们,个个身怀绝技,十八般武艺都能玩得开。他们将银行国库取出来的黄金块子拿回来,经过化条、拍叶、打开子、炕炕、做捻子、打了细、出具、切箔等十二道工序,竟能锤打成一张张十公分见方的薄如蝉翼、轻如鸿毛的金箔。一克黄金可锤打24K金箔半个平方米,锤18K金箔一个多平方米,一两黄金可覆盖一亩二分地!这些金箔用途可十分名贵与广泛:各种古老和现代的高级建筑,以及寺庙佛像贴金,高级工艺品和家具瓷器的贴金,高级中成药的配方和裹金,金银线织物原料,都需要金箔。天下闻名的金陵云锦,都是用真金箔先搓成金线,然后再织成云锦。凡贴裹金箔者皆富丽堂皇,金碧辉煌,经久不变色!试想,用黄金打出的这样高级的用品,一般单位能用吗?能用得起吗?所以,凡是使用这样高级产品的地方,不是有钱的,就是有权的。因此,金箔厂经常会有各方要人光临,惹得金东县上上下下历届领导谁也不敢轻视这个小厂,因为这个厂许多事往往都会“震惊”到国家最高层。正因为这个缘故,金东县高层经常会“亲切关怀”到这个小金箔厂。否则,哪有今晚这个重要会议呢?

眼前令县委书记、县长更为着急的还真有一件“天大”的事呢!原来——1984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35周年。历经文化大革命荡涤的中国要搞35周年大庆活动,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要登上天安门城楼,并要检阅“三军”,为此,国家重要部门要对天安门进行大修,急需40万张真金箔。前几天,工业局长钱仁德的办公室突然来了两位自称是北京来的客人。入座以后,递上一张介绍信,钱局长一看顿时吓了一跳,只见红头文件上的介绍信赫然写着——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:兹介绍张国祥、刘之明前来商谈天安门城楼装修急需40万张真金箔事宜,请接洽!落款是国务院机关事务局。红色大印庄严肃穆。上面还有省、市、县人民政府加签的大印。

“这是一项重大的政治任务,时间只有3个月!希望你们要高度重视,保证完成任务!”来客的张国祥是国务院机关事务局局长,语气严肃认真。

尽管钱局长当场表态说:“坚决完成任务!请放心!”然而当他一想到金箔厂是那么一个群龙无首、人心涣散、管理混乱的烂摊子,他脚上像踩着软棉花,心中根本无底,他生怕“吃不了兜着走”,连夜逐级汇报到了金东县最高层!钱局长很清楚:天安门维修金箔任务再急,也没有金箔厂的一把手定不下来更急!因为没有一把手来接这个任务,难道叫我这个局长去接?

真人葡京赌场family:楷体;font-size:19px;mso-font-kerning:1px;" >可是,金东县委常委们集体烦来烦去,却无人推荐出人选来。对于干部的挑选和任命,组织上一贯是“党的一元化领导”、“党必须管干部”,其他人又做不了主,也没有其他方式挑选干部,只能听县委的。但县委书记脑海储存的企业干部毕竟有限,更何况现在又是推荐干部到最差企业任职,所以包括书记在内的常委们,酝酿了一个多小时,也形成不了一个重点目标来。面对这种情况,朱书记只得点名了。

“万县长,你是老工业,还是你来推荐提名吧!”

“我?!”县长万庆彪见朱书记点名了,没有马上正面应答,他挺了挺背,一张方正的国字脸上,剑眉飞耸、目光如炬。看到大家都用疑惑和期待的眼神望着他,他微微地笑了笑。其实,胸有成竹的万庆彪早就料到朱书记会点他的名,他的脑海里也早就开始定下一个人了。

此人名叫何大福。


mg电子游艺 betway必威注册网址 mg电子游艺欢乐 韩国赌场新濠赌场 大发888官方下载